快捷搜索:

您的位置:环球彩票登陆 > 科技知识 > 华中农业大学回应贫困生餐费不能超6块2:系误读

华中农业大学回应贫困生餐费不能超6块2:系误读

发布时间:2019-10-15 09:22编辑:科技知识浏览(83)

    “如果国家给高校在助学金的使用上留有更多空间,高校就可以根据学生情况,让其通过劳动换取补贴,这将更有利于学生人格的塑造。”他建议,国家应该在宏观上进行把控,在政策层面规定资金的用途,但下拨后学校如何利用则应该放权给学校,至于资金使用的监管情况,国家或可委托第三方机构。

    听起来这样的规定确实有些奇葩。不过近日,华中农业大学就此事回应称:学校并没有这样的规定,没有学生因为中晚餐消费高于6.2元被取消家庭经济困难学生资格。

    如今,各个高校对于贫困学生的资助水平都在逐年上升,然而,比物质资助更重要的是精神引导。李老师表示:“国家发助学金是补助学生学习生活的,不是让学生用来攀比的。学校既然认定他们是经济困难的学生,学生就应该生活勤俭节约。”

    除资助对象甄选的问题,对学生补助使用情况的监督,也是亟须解决的问题。

    李璟表示,对一卡通消费情况的调查分析,初衷是想暗地了解学生在食堂的消费情况,从而找到和找准吃不饱、吃不好的学生,通过资助让他们能吃饱、吃好,不过部分学生误读,产生了过激反应。而学校也从未规定,学生就餐超过一定金额就取消家庭经济困难学生认定资格。

    一般来说,学生本人可以向学校提出家庭经济困难学生认定申请,提交经家庭所在地的乡镇或街道民政部门核实盖章的《高等学校学生及家庭情况调查表》,学校收到学生申请后,经审核,以民主评议的方式认定其是否属于家庭困难学生,这一申请表成为了高校衡量学生是否贫困的最基本标准。

    “国家对于助学资金的投入,体现了对于人才的高度重视,值得称赞。但如果要求高校严格执行专款专用,不给任何调整空间,则可能会令学校产生一些不适应。”他说,毕竟每所高校的情况不一样。

    虽然目前华农官方称,如果有学生因为这一政策被误伤,可以向上提出申诉,但尚重生表示,如果学生贫困情况属实,一旦选择申诉,无异于公开宣布自己家庭贫困,这对于他们来说,也会造成二次伤害。

    北京某知名高校多年从事学生工作的兰老师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个人物品不足以作为评判学生是否属于贫困生的标准,应该综合来看。如果家里省吃俭用给他的钱,怎么花是学生自己的事。评定一个学生是否贫困是十分复杂的过程,学校不能因为其使用了高档物品就武断下结论。”

    “按照规定,国家助学金的总数是根据每个高校的总人口数确定的,而实际上,大学生的贫困人口数每年都在发生变化,高校的贫困人口与国家助学金有时并不十分对等。如果国家拨款多于申请的贫困人数,多余款项受限于‘专款专用’,高校很难及时为其他需要帮助的学生提供资助。”蒋亚楠说。

    参与过评定的一名班干部告诉记者,随着国家对高校学生奖助力度进一步提高,一个学院、一个班级中可以申请助学金的学生比例也在扩大,名额多了,一些家庭经济状况不算差的同学也开始提交贫困生认定申请。为了不浪费名额,有些班级会人为地扩大贫困生的比例。

    贫困生是否该有一个贫困生的样子?这成为了近日高校学生争论的新焦点。不少高校教师表示,日常消费的确是筛选贫困生的重要参照指标,也是相对公平的方式。但是,即使有种种不同的测量方式,一个学生家庭的经济收入也很难以完全客观透明的量化指标进行测量。

    此外,目前国家助学金按照学年申请和评审,有些研究生的助学金固定分三年发放。但事实上,有些专业的研究生学制只有两年半的时间。多余助学金如不能发放到个人,学校也无法将其用在其他贫困生资助项目中。“所以,助学金使用中,能否给高校多留出些空间?”高岭表示。

    与国家助学贷款不同,由于奖助学金的资格认定更多的是在校方,所以也就导致了很多学校在助学金发给谁的资格认定问题上屡屡陷入舆论漩涡。这笔钱到底该怎么发,发放的难度又在哪?

    贫困生究竟应不应该有贫困生的样子呢?

    然而,不论是分期发放助学金还是勤工俭学,现阶段,高校都没有自主权。因为,助学金款项的金额和方式都是国家统一规定的。

    看来,助学金的发放过程中的确存在不少的现实困惑,高校怎么把助学金发到真正需要的人手里?

    对于那些用着高档手机、电脑,花钱大手大脚的“贫困生”,张老师表示,在他的工作过程中的确见到有学生平时花钱大手大脚,但家里的确贫困,并不是大家想象的“骗补助”。“有些学生用自己勤工俭学攒下的钱,购买一些高档用品,可能只是他不想让别人知道这些事情。”张老师说,或许是有亲戚朋友送给学生的礼物,或许是学生得到了一些社会资助,这都是有可能的,因此不能用学生使用什么东西去评价他是否贫困。

    “这样的做法虽然杜绝了‘雁过拔毛’的贪污行为,将每一笔款项如实如数发给每位申请资助的学生,但是一旦遇到意外情况,高校也无法及时调整,还需要层层上报。”高岭说,例如,有时学校可能会遇到申请资金下发后,申请人已经退学或从军的情况。此时,这笔钱就会成为“死钱”,高校不能动,如果再重新申请,则所需手续颇为繁琐。

    而限制手机等电子产品的购买者拿助学金,也是很多学校的通用招数,也一直颇受争议。一些家庭经济困难学生表示,如果申请助学金还必须附加上需要穷苦生活的条件,那这份钱拿在手里依旧不踏实,就好像穷人家的孩子所有的东西都只能用便宜的、廉价的,消费的时候都会被周围的同学时时刻刻地盯着。

    “所以,对经济困难的学生的认定本身就不是一个可以量化的过程。”李老师说,除了评定标准受人为影响较大,学生本身也有其他影响因素,比如家里突然受灾了,或者家人突发疾病,这些都应作为贫困生的判定条件,但学校一般难以及时跟进调整。

    ■本报记者 袁一雪 陈彬

    今年8月,教育部发布了新版《国家学生资助政策体系简介》,目前我国在高等教育阶段建立起国家奖助学金、国家助学贷款、学费补偿贷款代偿、校内奖助学金、勤工助学、困难补助、伙食补贴、学费减免、“绿色通道”等多种方式的混合资助体系。从制度上保障了不让一个学生因家庭经济困难失学。教育部学生资助管理中心主任张光明也表示,在奖助学金发放的问题上,国家层面也在不断完善相关机制和规定。

    山东某高校负责学生工作的张老师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仅依靠穿着等标准来评定是否是贫困生很不公平,贫困学生如何消费有自己的自由,不应因此被大家指指点点。

    全国一盘棋,陕西省也不例外。数据显示,2018年度,陕西省资助学前至大学研究生阶段家庭经济困难学生超过405万人次,资助金额超过50亿元,其中本专科与研究生资助款项数额超过了2亿元。

    国家行政学院法学院教授杨伟东建议,第一,如何让贫困生这样的标准能够更全面化。因为像学校当中,运用到评议吃饭的标准,未来应当建立一个更全面的因素。第二,更客观,学生评定学生必然会有利益冲突,虽然可能考虑到一个集体里边的各种因素,但如何能够让客观性的因素,能够量化的因素让大家能能看到,应当补助的得到补助,而不是靠着关系,靠着各种因素,或靠着面子能够解决。第三,更公开,更公平。每个人的情况如何,特别是客观来的数据是怎么样的,都在学生、学校乃至于社会的监督之下,让大家不仅能够看到这样的分配结果是合理的,更重要的让社会,让学生都能看到分配的过程是公开、公平的,这样一来,就不会引起不必要的猜测。

    但是,张老师认为,这样虚荣的消费观念是不值得鼓励的。“高校发放助学金归根结底是希望正向引导学生,帮助他们回归到学业上来,学生毕竟还是要以学习为中心”。

    对于这些情况,多年在基层负责学校贫困补助申请与发放工作的某高校教师蒋亚楠有着另外的解释。在接受《中国科学报》采访时,她坦言,如果要更改已经申报成功的被资助对象,其申报过程确实时间较长。但她同时表示,这样的情况并不多见。

    [摘要]按要求,高校每年寄出的录取通知书中,总少不了一份国家高等学校资助政策简介,明确告知学生申请国家助学金的相关要求。

    :2016-11-11 09:01:30

    公开没问题,如何保证公平公正

    依照国家规定,家庭经济困难学生认定过程按照“家庭情况调查”、“民主评议”、“学院审核”、“学校审核”,包括对有异议学生的“复议”、“建立档案”等步骤操作。被认定为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后,学校将按照贫困程度分为每年4000元、3000元、2000元三个档次,将助学金打到学生的一卡通中。该校外国语学院辅导员张老师说,学校从今年开始,将校园一卡通消费记录作为家庭经济困难学生认定的参考标准之一,对学院里一卡通消费排名在全校前 10%内,同时申请国家助学金的同学,她都一一了解了消费较高的原因。

    对贫困生的认定不可能有一个量化的指标

    厦门城市职业学院机械与自动化工程系教师连洁平在自己的一篇文章中,曾对此做出过解释:对于高校贫困生资助中的关键词——贫困生,目前国家层面的政策文本中并没有清晰的界定,其认定工作中,也存在难以操作的问题。这些都给工作带来不便。

    李璟表示,可能是因为学生不太了解情况,或个别工作人员在这个过程中误解了学校的出发点,以为消费过高的直接取消资格,造成部分学生误解甚至有恐慌、过激的反应。

    虚荣的消费观念不值得鼓励

    “对于下发的资助资金,校内的消费情况我们容易了解,但是校外消费情况却很难把控。”蒋亚楠表示。国家政策是要解决贫困学生的经济困难,但如果拿到助学金的学生不做此用,长此以往,国家助学金的作用就会荡然无存,也会诱发其他同学的不满情绪。

    小张表示,这个要求有点苛刻,搞的真正贫困的也都不想去弄了,每次跟朋友吃饭就会觉得有点那个。

    李老师表示:“我认为从一定程度上来讲,你是什么样的收入水平,就应该对应什么样的消费水平,不能高于你的经济收入来消费。”李老师认为,现在有的农村家庭可能一家就出一个大学生,砸锅卖铁也要供好孩子,这样的学生消费能力并不低,但是这样的做法并不是正确的,很多贫困学生因此形成了攀比的高消费观念。

    两会前夕,教育部公布的一组数字,体现了国家对贫困生问题的高度重视——2018年,全国累计资助不同教育层次的在校学生9801.48万人次,总资助金额达2042.95亿元,比上年增加160.81亿元,增幅8.54%。

    贫困程度难以认定,那么,第二个必要条件,在校期间是否生活简朴就成了决定助学金取向的关键因素,在这方面,目前不少高校仍延续民主评议,投票选人的方式。根据日常表现或消费能力、基本判断,每个高校都是这样。省里要求非常严格,评审情况报告要有图片,有文字说明,有评议小组,非常透明,每次评奖评助时都进行公示,有电话有信箱。

    李老师认为:“学校如果只发放了助学金,相当于只完成了一半的工作。学校还应对受资助的学生进行引导和教育,有义务提醒他们拿到钱应该怎么花,树立端正的消费观,养成勤俭节约的习惯。毕竟这是一年的钱,有些学生拿到这笔钱是不知道怎么合理运用的。”

    “如果拥有更多的自主权,高校将更好地发挥主观能动性,让助学金的使用和发放形式更加多样化,从而发挥贫困助学金的最大效益。”高岭说。

    大多数高校的通行做法是将认定了的家庭经济困难学生纳入一个信息库,在助学金评定时首先由班主任、辅导员、班级学生代表组成评议小组,根据申请学生家庭经济状况评定助学金等级,再上报院系、学校,经公示后发放助学金。而在三级评议的最初阶段,同学间的亲疏关系就会影响到评议的公正性。

    评定学生是否贫困过程十分复杂

    “我希望有更多有需要的学生能够享受到这个政策,将资助用在刀刃上。”蒋亚楠说。

    张光明指出,这些年来,国家在执行国家学生资助政策过程中,也在不断地完善、总结和规范这种各种评审评定的程序和标准。各个高校都在不断完善奖助工作的机制,做到“三个公开”,切实做好奖助学金的发放和管理工作。

    2015年,有媒体报道武汉一所大学,学生在食堂用餐一顿,如果女生超过6.2元,男生超过7.2元就有可能被取消助学资格,一时间引起社会广泛关注。

    据高岭介绍,“国家助学金”设立于2010年。该项资金本着专款专用的原则,其无论是资助学生的具体数量,还是每名学生的具体资助金额,全部由国家规定,高校只需照章办事。

    小张是湖北大学的大二学生,今年享受了国家二等助学金3000元的补助,她觉得如果学校将食堂饭卡的消费金额作为评选依据,难免会伤及自尊。

    助学工作长期以来都是高校学生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然而,随着人们生活水平不断提高,不少高校学子开始吐槽,为什么有些人穿戴讲究,用着各种电子产品,仍然属于“贫困生”,而有的同学却因为偶尔的一次“奢侈”消费被取消助学资格。

    高岭担忧,这样是否会让学生形成“社会服务于我个人”的“利己心理”,而忽略了“我也要回馈社会”的责任。

    由于录取学生来自全国各地,因此高校对学生提交的信息无法一一核实,这成了助学金管理发放过程中最大的难题。

    因此,学校在发放助学金的同时,也应加强对于正确消费观、人生观的引导,避免这些没有太多生活阅历的学生在拿到助学金后,在优越的城市生活中迷失了自己。

    在高岭看来,在助学金发放的问题上,国家可以“抓大放小”。

    华中农业大学学生资助管理中心常务副主任李璟介绍,学校从来没有这样的规定,报道里也说了,是学生推断的数据,学校从来没有规定过具体标准。目前工作正在进行中,没出现任何一个学生因为标准高于六块二就被取消认定资格的。

    因此,在此基础上,不少学校开始通过多种渠道对贫困学生进行多方面的综合考量,但这也只是增加一些参考标准,也不能说是完全客观。

    使用空间不足,学校发挥余地小

    按要求,高校每年寄出的录取通知书中,总少不了一份国家高等学校资助政策简介,明确告知学生申请国家助学金的相关要求。

    穿戴或使用高档物品是不是应当成为衡量学生贫困与否的标准?对此,有高校教师表示,仅因为学生的个人物品取消助学金的做法欠妥。

    那么,能否让高校有更多使用专用款项的空间?对此,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表示,专款专用是国家财政部门和相关拨款单位的规定,这样能更好地保证资金的使用,但专款专用想要落到实处,最大的难题还在于如何选择合适的受资助对象,这是需要高校本身多下功夫的,也是如蒋亚楠这样的具体工作人员最为苦恼的。因为“在选择资助对象的过程中,我们可以做到绝对‘公开’,但要保证绝对公平、公正还需要继续摸索”。

    华中农业大学学生资助管理中心常务副主任李璟介绍,根据《2015年华中农业大学大学生思想政治状况调查报告》的相关数据显示,大学生每月消费结构中,饮食占到了90.1%。而同时,由于学校三面环湖,地理位置相对封闭,学生就餐一般都在校内食堂。因此,今年华中农业大学把学生在食堂一卡通消费的情况作为评定家庭经济困难学生的参考依据之一,初衷就是希望提高资助工作的精准性。

    北京某高校学生资助中心主任李老师表示:“本人和家人能筹集到的钱不能够支付自己的学习生活费用,我们把这样的学生认定为经济困难生。此外,一些学校还有其他标准,比如看学生家庭人均收入是否达到本城市的最低生活保障。”李老师表示,填写表格的衡量方式并不全面,因为现在一个家庭的收入没办法通过官方的渠道获得。“现在的申请表都是学生自己写的,最后盖一个民政部门的章,但民政部门也没法查到学生家庭具体的收入情况。但是按照规定,学校在审核认定的时候,就把这张申请表当作标准了。”

    国家专款能否给高校留“自由”

    一直以来,有关助学金或贫困生补助的认定资格问题始终是社会关心的话题。管的太松,大家说助学金成了唐僧肉,发给了并不需要的人,也让真正急需的贫困生得不到补助;管的太严或者太偏,比如2013年沈阳大学工商管理学院要求贫困生演讲“比穷”,就闹得满城风雨。

    兰老师也表示,很多高校对于助学金的申请发放是静态的,这也导致有些看起来没那么“贫困”的学生拿到了助学金。“因为这个信息是从大一入学填的表来认定的,但是,有时学生在校期间的收入来源可能也会变多,比如奖学金、做兼职等,学生生活也就没那么困难了。但是学校发放助学金仍旧看的是入学统计的名额,并没有一年一认证一核实评定的过程。”

    作为来自陕西省的全国人大代表、西安工程大学校长高岭,对于陕西省高校的扶贫工作也颇有感触,但作为一校之长,高岭对于针对高校贫困生设立的国家助学金应用还有着更多期待。

    吉林省某高校负责助学金发放工作的教师张明指出,基本申请条件最核心的两个词就是家庭经济困难,生活简朴。一年一评,国家在高等学校学生政策资助简介有家庭经济状况调查表,家几口人,几亩地,人均年收入多少,村里或者同学所在的高中包括乡镇街道的民政部门,包括县市的民政部门对他的家庭经济状况有个认定,都是从家乡所在地或者生源所在地了解他家的状况。

    李老师表示:“我们学校还把学生的日常消费作为参考判定的依据。但是学生具体花了多少钱,我们也没办法知道。另外,我们还会对学生家里的住房情况、有无病人、有无兄弟姐妹等情况进行调查,作为参考,但这都不能全面反映一个家庭的情况。”

    “因为一般申请补助时间多为10月,但是当兵或退休的学生往往在9月便已确定。即便真的出现个例,我们也会从学校的数据库中调取其他需要资助的学生。”蒋亚楠说。 不过,对于学校使用资金空间的问题,蒋亚楠也有同样的感受。

    按照之前华农学生的推算,想要获得参评国家励志奖学金或者助学金的学生,女生中晚餐的消费要低于6.2元、男生要低于7.2元这个标准。为此,记者曾经前往武汉几所高校食堂走访。

    记者 叶雨婷 实习生 刘淑君

    《中国科学报》 (2019-03-13 第6版 动态)相关专题:2019两会专题 科教观潮

    李璟介绍称,根据过去的一些调查,学生反映有个别学生不如实申报家庭经济情况而进入到贫困库,所以希望今年的依据能够更科学、更全面,能够真正达到精准资助的目的。

    2007年,教育部和财政部联合印发了《普通本科高校、高等职业学校国家助学金管理暂行办法》,办法对高校全日制本专科生向学校申请国家助学金的标准提出几项基本条件:一是热爱社会主义祖国,拥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二是遵守宪法和法律,遵守学校规章制度;三是诚实守信,道德品质优良;四是勤奋学习,积极上进;五是家庭经济困难,生活俭朴。然而,就是这条“家庭经济困难,生活俭朴”成为引起高校学生争论的焦点。

    此外,目前高校的贫困生认定工作,通常由负责确定班级贫困生及受助学生名单的认定评议小组、负责审核名单的认定工作小组,以及负责全面领导相关工作的领导工作小组共同完成。而在实际工作中,三个小组所负责的评定程序是单向的,每个环节所认定评议的结果缺少科学、合理的监督和检验。

    张老师表示,说的话一定要属实,一经查实不真实,诚信这关就没过。

    在高校,我们可以听到很多这样的“吐槽”,有人看起来穿戴高档却拿着助学金,有人在助学金的“制约”下无法享受一次奢侈消费。有人说贫困生也有自己的尊严和爱美之心,有人说既然有进行奢侈消费的空间就不算“贫困”。

    2018年,网络上曾出现一篇题为“大学助学金,能不拿就不拿,有的人会‘后患无穷’”的文章,其中提到很多申请助学金的乱象,比如曾有高校班集体造假,选出几个人将助学金放到其名下,等钱发下后,全班一起花掉。

    (原标题:华中农业大学:“贫困生餐费不能超6块2”系误读_央广网)

    能否“分批下发”

    这两天,湖北的华中农业大学火了。一则“学生中晚餐消费高于6.2元就取消家庭经济困难学生认定资格”的消息在网上持续发酵。有学生质疑,吃得太多就不是贫困生了?也有人调侃,在华农,想要拿助学金,对不起,一顿饭不许吃过6块2。

    针对补助款项监管难的问题,高岭也表示,目前资助款项都是一次性打入学生账户,一些学生对于如此一笔“巨款”不知道怎么花,也就很难避免出现一些错误性消费。对此,他建议可以将助学金分几次发放,避免学生拿到钱后产生挥霍心理。同时,在不影响学生学习的情况下,也可以让学生通过参加学校劳动等方式获取。通过这样的做法,也可以让一些并不贫困的学生放弃申请。

    本文由环球彩票登陆发布于科技知识,转载请注明出处:华中农业大学回应贫困生餐费不能超6块2:系误读

    关键词: 自由 高校 农业 国家 贫困生

上一篇:环保部对我校进行核与辐射安全专项检查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