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您的位置:环球彩票登陆 > 科技知识 > 科技界人士热议哈佛“撤稿门”事件【环球彩票

科技界人士热议哈佛“撤稿门”事件【环球彩票

发布时间:2019-10-16 21:26编辑:科技知识浏览(160)

    值得称道的是,在处理学术不端事件上,哈佛大学的所作所为堪称表率。在发现Anversa涉嫌论文造假后,哈佛医学院主动要求相关期刊撤稿,并且认罚1000万美元。这种自揭家丑的“高调”行为,不但没有损害学校的颜面,反而为这所有着近400年历史的著名学府挽回了声誉,重新赢得了尊重。

    相比于国内“低调”处理学术不端,国外的知名高校却更愿意用“清理门户”来保住学校声誉和科学诚信。据美国着名生命科学网站STAT、Retraction Watch(《撤稿观察》)网站10月14日报道,哈佛医学院及其附属布莱根妇女医院建议,从多个医学期刊上撤回来自前哈佛医学院教授、再生医学研究中心主任Piero Anversa博士的论文。撤回数量达31篇,这些论文均涉嫌伪造和篡改实验数据。现年78岁的Anversa出生于意大利帕尔马,1965年从帕尔马大学获得医学博士学位。2007年起,Anversa在哈佛医学院及布莱根妇女医院担任医学教授和再生医学研究中心主任,2010年成为正教授。他因“发现”心脏含有干细胞(c-kit)而出名,其研究也主要基于“心脏中含有可以再生心肌的干细胞”这一观点。这些c-kit细胞,据称可以再生心肌,从而可以用于治疗心脏病。Anversa一度被认为开创了心脏干细胞疗法。然而,国际上很多其他的实验室试图重复这一结果时,没能成功。即便一些研究人员尝试将c-kit 注入发生病变的心脏,疗效也参差不齐。实际上,早在2014年,Anversa就受校方调查是否有学术不端行为。当年,国际心血管权威医学期刊《循环》(Circulation)撤回了Anversa实验室在2012年发表的一篇论文,部分数据确系造假。而该团队于2011年发表在顶级医学期刊《柳叶刀》(The Lancet)上的另一篇论文,也曾于2014年被期刊重新审查。指的一提的是,2014年年底,尚处于学术不端行为调查的Anversa和另一名同事Annarosa Leri还曾提起诉讼,起诉哈佛大学和布莱根妇女医院,认为由两家机构发起的调查损害了他们的职业生涯。尤其还阻断了一项出售他们所开干细胞公司的交易,带来数百万美元的损失。Anversa和Leri宣称,自己当时并未意识到有任何学术不端行为,并将责任推给已撤回论文的第一作者、Anversa所领导实验室的前成员Jan Kajstura。目前,上述3人均已离开哈佛医学院。根据最近发表论文来看,Anversa目前去了瑞士苏黎世大学。实际上,2017年4月27日,美国司法部曾发布新闻,布莱根妇女医院赔偿美国政府1000万美元,用以解决一起研究欺诈指控。该研究欺诈指控即指Anversa等人涉嫌学术不端、在项目申请书中通过伪造数据和图片来欺骗性获得和使用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项目经费。值得一提的是,此举也是布莱根妇女医院自己向美国卫生部举报,并与美国司法部密切配合,就赔偿项目经费这一惩戒措施达成一致。目前尚不清楚,哈佛大学和布莱根妇女医院的撤回论文建议是否与布莱根妇女医院此前与政府达成的和解有关。哈佛医学院和布莱根妇女医院尚未对外公布这31篇论文具体发表在哪些期刊上。哈佛大学和布莱根妇女医院对STAT 和 Retraction Watch表示,“在对Anversa实验室的研究工作进行了检查之后,我们确定了有31篇论文涉嫌篡改和伪造数据,我们已经通知了所有相关的期刊。”美国辛辛那提儿童医院心血管生物学家Jeffery Molkentin 表示,“有十年时间,他(Anversa)几乎掌控着一切。”Molkentin的实验室是第一批对Anversa实验提出质疑的科学家,并于2014年在《自然》杂志发表论文,证明成年小鼠心脏中的c-kit细胞几乎从未产生新的心肌细胞。“这确实是一种解脱,因为这些造假已经被纠正了。我认为这对每个人都有好处。”Molkentin表示。当然,尽管期刊通常会根据大学的建议来采取行动,但他们并不总是这样做,而且有时需要一段时间来处理。期刊每年撤回大约1400篇学术论文,而每年被发表的论文大约有300万篇。另外,Anversa的31篇论文一旦被撤回,将使他成为世界上最撤回论文最多的前20名科学家之一。在全球范围内,撤回论文最多的10位科学家中,撤回最少的至少有39篇。其中,原日本东邦大学麻醉师Yoshitaka Fujii被撤回的论文高达183篇。对Anversa学术造假处理的唿吁对心脏领域来说又意味着什么?耶鲁大学心脏病专家Harlan Krumholz对STAT和Retraction Watch表示,“对我来说,显而易见的是需要提高透明度。”Krumholz 称,“科学界需要知道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论文被撤回,以及将来Anversa职业生涯何去何从。”Krumholz认为,如果这些外界都不知道,就很难去谈调查的意义。哈佛大学和布莱根妇女医院表示,“我们致力于维护最高的道德标准,并严格维护我们研究的完整性。任何引起我们注意的问题都要根据制度政策和适用的法规进行审查。”

    北京理工大学人文与社会科学学院教师薛少华指出,在国外,高校学术委员会对学术不端事件的调查,往往会邀请第三方机构和司法部门介入。

    哈佛“清理门户”,同样对我国处理各类学术不端行为提供了有益借鉴。近年来,我国学术圈内种种学术不端事件时有发生,有些事件甚至对现有学术生态以及科学共同体造成不小的负面影响。之所以产生这种情况,除了不端事件本身的严重程度,还与事后相关机构对于事件的处理有着很大关系。

    2017年,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起诉Anversa等人欺诈性获取研究资金,他曾供职的布里格姆妇女医院同意为此支付1000万美元作为“罚金”。

    由此,捍卫科学尊严、维护科研诚信,仅从哈佛大学“清理门户”一事上即有可供参考的经验。我们需要转变观念和价值导向,以更加积极和自信的姿态面对学术不端,以更加透明和公正的方式处理诚信问题,以更为有力和坚决的举措处罚学术造假。只有不断加强科研诚信建设和良好学风道德的营造,才能让那些试图以投机、欺诈而牟利,以隐瞒、包庇而自保的“学术硕鼠”人人喊打、无法遁形。

    在科学网的调查中,有18%的网友认为国内处置学术不端事件时“存在大事化小、息事宁人的现象”,并认为这“其实纵容了不端行为和造假”,由此对相关处置结果感到不满。

    《中国科学报》 (2018-10-18 第1版 要闻)更多阅读哈佛大学高调“清理门户”,你怎么看?“心机”教授被哈佛撤稿31篇的警示

    其实在2015年,Anversa就从布里格姆妇女医院离职,但哈佛大学医学院并没有因为其已离职而放弃追查。其中,校方学术机构在处置学术不端中发挥了主导作用。

    哈佛“清理门户”带来的警示

    ■本报见习记者 高雅丽 记者 甘晓

    有关机构面对不端事件查而不纠、查而不处,过程不积极、不透明,结果不了了之。诸如此类的情况较为普遍,使得“零容忍”有沦为口号之嫌,也让整个学术圈、广大科研人员成为这些偶发、个体性事件的“背锅侠”,更让公众不自觉地以“窥斑见豹”的心态来看待当下的科技界。这类负面影响的极端形式表现为,个别人会动辄非理性地上升到学术造假是我们中国特有的“制度痼疾、文化毒瘤”,罔顾事实地虚幻构建出国外的学术“净土”。

    总之,倘若Anversa在中国,由于缺乏专业、独立的调查队伍,其学术造假行为可能难以获得“实锤”;同时由于“零容忍”规范缺乏支撑其实现的资源,导致即使有不端行为被发现,也很难被揪出来。而相关涉事人员依然有较大的可能性活跃在学术领域。

    论文造假、学术不端一直是科研界深恶痛绝且被严厉制止的行为。纵观全球,此类现象也一直伴随着学术科研活动时隐时现,鲜有国家幸免。从韩国黄禹锡干细胞研究造假,到日本小保方晴子“万能细胞”研究中的不端行为,再到此次Anversa所谓的心脏干细胞研究,以捏造、篡改等并不高明的手段或能蒙蔽公众于一时,但最终难逃被发现和戳破的下场,只能沦为一个个学术闹剧罢了。

    2015年,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研究员谢灿称,其研究成果被与其合作的清华大学—北京大学生命科学联合中心PI张生家“剽窃”,并指责其“抢发”论文。此后,两涉事高校启动“调查”并提出撤稿要求,最后该事件以张生家被清华大学解聘而结束。该事件中,调查机构对涉事人是否存在学术不端、学术不端的事实和处置依据,并没有清晰界定与说明。

    ■钟科平

    这两天,哈佛大学公布前哈佛医学院教授、再生医学研究中心主任Piero Anversa关于心脏干细胞研究论文造假处置结果一事仍在发酵。科学网微信公众号就此事件展开的问卷调查显示,截至10月20日,已有3000多微信用户参与问答,超九成投票者认为哈佛大学的处理“做法合理,对学术不端绝不姑息”。

    事实上,即使是从事崇高科学事业的科学家,也会有人抵挡不住利益诱惑,铤而走险,作出违背科学道德和伦理规范的行为。学术界并不独立于其他社会领域而成为一片净土。打击学术不端、维护科研诚信,既没有国界之分,也没有过去与现在之别。

    科技界人士热议哈佛“撤稿门”事件

    这几天,美国哈佛大学撤销知名教授31篇论文并认罚1000万美元一事在学术界引发轰动。大家关注的焦点无外乎两个:一是身为前哈佛医学院教授、再生医学研究中心主任,Piero Anversa竟然在至少31篇论文中存在篡改、伪造数据行为,情形之恶劣实属罕有;二是哈佛大学在处理这起学术不端事件上的积极与果敢,在维护科研诚信、营造良好生态方面作出的严厉处罚和深远用意,堪称远见。

    科学网此次调查显示,“处置不积极、过程不透明、结果不清楚”是“国内机构处置学术不端事件时令人不满意的地方”位列榜首的原因。

    根据美国政府颁布的《关于科研不端行为的联邦政策》,大学一旦发现学术不端行为,需请专业人士组成委员会展开调查,根据事件的性质和科研资金的来源,不同的联邦拨款机构也有权利参与调查。调查过程系统缜密,调查人员来自各个行政机构,调查结果和处理往往会给学术不端者带来终生的惩罚。

    Anversa的研究成果自2004年发表后就受到业内质疑。据《纽约时报》报道,哈佛大学医学院从2013年1月开始启动对Anversa的调查,历时5年的调查,其中不乏波折,最终以撤稿31篇论文为该事件一锤定音。

    《中国科学报》 (2018-10-22 第1版 要闻)更多阅读哈佛“清理门户”带来的警示哈佛大学高调“清理门户”,你怎么看?“心机”教授被哈佛撤稿31篇的警示

    梳理此次哈佛大学“清理门户”事件的细节,引以为鉴,接下来,应当思考的是,当下国内的科研诚信建设当如何有过则改。

    薛少华认为,如果涉事的是学术大牛,大家会投鼠忌器。有“帽子”头衔的大牛是学校争取的对象,如果把这些人得罪了,学校的量化指标考核势必会受到影响。

    多名科学网微信公号用户在后台留言称,在国内,一些被怀疑甚至被证实学术不端的学者如今依然活跃在学术界,“不了了之”成为学术不端的普遍结果。

    反观国内,多年来对于学术不端事件启动调查的相关信息屈指可数。这样的现状不得不令人猜想,如果Anversa在中国,可能不会对他启动调查。

    朱邦芬表示,在发达国家,科研人员诚信问题直接危及学术生命,这让大多数人很重视学术声誉。“在中国,大家对学术不端的严重性认识还不够,严肃处理学术不端应当引起高度重视。”

    2016年,国际期刊《肿瘤生物学》因虚假同行评议等问题撤销107篇中国作者论文,但迄今鲜有涉事机构主动针对涉事作者展开调查。其中,仅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专门召开新闻发布会,表示将逐一对撤稿案例进行调查,随后该机构根据调查结果取消了相关责任人的科学基金申请资格,并撤销40多个已获资助的项目。

    学术“大牛”和所在机构存在利益捆绑关系,导致“零容忍”难以落到实处,被认为是国内面对学术不端时“口惠而实不至”的主要原因。

    焦点一:哈佛调查长达5年

    科研赔偿,是一个在国内鲜有听闻的措施。“零容忍”作为最严厉的口号,被几乎所有科研机构、学术团体写进科研管理规范中。不妨再次猜想:如果Anversa在中国,这些“零容忍”的“清规戒律”是否能够真正奏效?

    焦点四:哈佛对学术不端“零容忍”

    反观国内,应承担公正调查职责的学术委员会缺乏独立性,是当前调查不给力的重要原因之一。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教授余红对《中国科学报》记者说:“中国高校各种学术委员会一般由领导担任专业委员会主任,受到行政因素干扰较多,造成委员会独立性差。”

    引入第三方机构展开独立调查,在各国学术界已成为共识和通行做法。科学网调查表明,70%的网友认为哈佛大学的调查适用于国内同类事件,其中18%的参与者希望“由第三方展开调查并及时公布调查结果”,17%的人认为还要“允许各界尤其是科学共同体就调查结果展开质询并对质询再进行答复”。

    焦点三:哈佛赔偿1000万

    清华大学物理系教授、中科院院士朱邦芬指出,国内高校如果有“帽子”或“头衔”的人被怀疑学术不端,所在单位往往会选择“为尊者讳”乃至回护、遮掩。“许多学术委员会有专门的部门和办公室,但没有强有力的诚信办公室,更没有调查和处理的力量。”

    焦点二:哈佛学术委员会动“真格”

    余红则指出:“国内人际关系复杂,面子、求情等现象使学术不端问题难以被公开、公正地处理。”

    哈佛大学“清理门户”的高调处理方式,也让国内学术界为之震撼。试想,如果这位在心肌细胞上“费尽心机”的教授在中国,会是什么样的结果?

    今年8月底,河北科技大学发布《学校公布韩春雨团队撤稿论文的调查和处理结果》,认为韩春雨没有主观造假,学校将以此为契机,坚持对学术不端行为“零容忍”。校方同时决定追回授予个人的荣誉称号、科研绩效奖励及科研经费,但这一处理结果仍然令学术界感到失望。

    本文由环球彩票登陆发布于科技知识,转载请注明出处:科技界人士热议哈佛“撤稿门”事件【环球彩票

    关键词: 环球彩票登陆 学术 哈佛 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