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您的位置:环球彩票登陆 > 科技知识 > Hong Kong高校校长徐立之:物艺术学家的DNA首先是

Hong Kong高校校长徐立之:物艺术学家的DNA首先是

发布时间:2019-11-03 07:00编辑:科技知识浏览(188)

    ■本报记者 冯丽妃“创新需要独立思考,要敢于挑战权威,不怕失败。”近日,中科院外籍院士、香港大学校长徐立之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专访时说。2002年,已经在世界遗传学界取得显赫成就的他,从加拿大回归故土,掌舵港大。2005年,他被香港市民评为“最佳大学校长”。弹指一挥间,今年已是徐立之出任港大校长的第十个年头。徐立之透露,今年任期结束后,将不再续任校长之职。他表示,新的领导可以带来新的思想,这对学校尤其重要。独立思考 创新之“帆”“科学创新,人才是核心。创新人才需要有独立思考的能力,需要有自己分析问题的能力。”徐立之说。老师的经验比学生丰富,但给学生的意见不一定是最好的。因此,即使老师提出建议,也需要学生自己来分析是否可行、承担最后的结果。“好的科学家一定要敢于挑战权威。老师也是如此,应该接受同学的挑战。我自己与学生是平等的,学生可以挑战我的观点。”徐立之说,这是做科学应该遵循的“最起码”的民主。作为老师,他坚持认为,学生应该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否则这个世界就会倒退。“教学最重要的是把求学的精神传给下一代,给学生提供更多机会,让他们比自己做得更好。”为此,徐立之经常给学生提供在国际舞台上作报告的机会。担任校长以后,徐立之不再带研究生。他回绝了合作指导研究生的邀请,因为他认为这样对学生不负责。“我希望每个学生都可以做一个真正独立的科学家。”他说。打好根基 静心科研“现在国内小的科研成果很多,但是大的创新成果不多。”徐立之说。他强调,科学需要打好根基,不能急。现在国家投放在科学研究上的经费不少,但是很多人为了发表论文或升职而急功近利,作出来的创新成果并不多。“当前我们国家的经济形势非常好,很多科学家都可以安心作研究。但是,在评价科研成绩方面,却过于注重量化考核。”他认为,在科学上的贡献如何,不能只看文章。同时,由于评审科研项目都涉及利益关系,国内同行都在一个小圈子里,更容易使评审结果“关系”化,很多人为此难以静下心来做科研。为此,徐立之认为科研评审不应仅限于国内专家,也应该请国外专家来评审。“当然,国外专家评审也有自己的作风与偏好,不一定很公正,但是与单是国内的专家相比会更加客观。”“科学是一个辛苦、漫长的工作,科学家埋头苦干,得到的报酬并不多,而且到头来不一定能出名。所以,科研一定要有兴趣,才能做好自己范围内的东西。”徐立之说。他希望年轻人可以看远一点,从兴趣出发,为国家和人类的进步发挥才智。世界很大 交流无限“与其像很多新闻媒体说香港大学到大陆来‘抢’学生,不如说是香港大学的办学理念与学习环境吸引了内地学生。”徐立之说,“每个学校都有自己的特点,香港大学给学生提供了一个更加多样化、更自由的学习环境。”对于内地学生,徐立之有更殷切的希望。到香港大学求学的学生,很多从幼儿园开始就是“尖子生”,一直到大学,考试还是拿第一。但到了港大,因为不再拿第一,他们就会觉得很失落,担心辜负家人和老师的期望。“世界很大,不要只看一时的小失败。”徐立之说,“成绩只是表面看到的一部分,而能力永远不能仅用量化的分数来衡量。”反而,在课外,交了哪些朋友,找到什么样的工作,这些更加重要。年轻人应该多与人沟通,在资讯如此发达的今天,人跟人之间的沟通变得更加宝贵,朋友就是最珍贵的财富。“科学交流无极限。同行之间的科学交流不仅可以分享成功的喜悦,也可以分享失败的经验,引以为鉴,共同进步。”他说。《中国科学报》 (2012-08-21 A1 要闻)

    “基因是描写生命机能的蓝图。”近日,香港大学校长、著名遗传学家徐立之在复旦大学接受名誉博士学位授予时,说了这样一句话。仪式结束后,徐立之就“科学家的基因”这一主题展开演讲,与在场专家、学子共同探讨了科学研究的方法及使命。“科学家DNA的第一串,是一种特有的工作态度,是在对待事情时独特的看法。”徐立之说。在他看来,每个科学家所擅长的领域不同。而这些不同之中的共同之处则在于,所有的科学家首先都应该有敢于尝试、敢于创新的基因,“如果没有创新的心态就不要做科学家。”在创新的基因之外,科学研究的态度和方法也很重要。徐立之认为,科学家既要意志坚强,又要能灵活变通;既要敢于认错,又不能自欺欺人。科学的工作一定是客观的,因此科学家对自己的要求也必须是客观的,既要对他人要求严谨,也不能放松对自己的批判,不能有“严于律人,宽以待己”的双重标准。随着时代的发展和科学技术的日新月异,科学研究在方法和内容上都在迅速更新。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就开始从事研究工作的徐立之,也感慨今天的科研较之过去已经大有不同。摆在今天的学子以及研究人员面前的问题,已经越来越复杂,科学研究已经“不那么容易做”了。然而,越复杂的问题往往意味着越大的挑战,虽然科学的内容在改变,但科学研究的原理是不变的。“好的课题、好的人,还有好的环境”,这三点是徐立之总结出来的科研工作者的“成功之道”。而在此之外,徐立之还提出了“基因 环境”的观点。基因是不能改变的,但环境却可以控制,“良好的环境常常可以改变人的命运。”这是要求科研工作者及时、准确地发现自己的不足,努力提升自己,用踏实工作去改变环境。“最难就业年”是2013年毕业季出现最多、也最让学子们头疼的一个词。而将读研作为暂时远离就业危机的避风港,也一直是部分高校生的选择。那么研究生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角色?因为不喜欢工作而选择读研是不是合适的选择?面对部分学生的这些困惑,徐立之也谈了自己的看法。在他看来,研究生教育的真正目的应该是培养一些未来的研究者和科学家,但由于受到就业困难和社会上一部分不正确价值观的影响,一些学生产生了“研究生待遇还不错,去做吧”这样的想法,也是难免的。在这样的动机背后,往往缺乏对科研工作真正的兴趣,结果常导致这部分研究生无法全心投入研究,毕业后进入人才市场也依然缺乏竞争力。徐立之对在场学子强调,在研究生阶段,应该努力充实自己,想好自己的下一步要怎么走,最重要的是要对研究工作有兴趣,遇到挫折不能退后。“学历高不代表一定能找到好工作,从事研究工作的人一定要能吃苦,要有为科学牺牲的精神,更要受得起挫折。只有确信自己能做到这些,才能从中享受到研究生生活的乐趣。”徐立之说。更多阅读香港大学校长谈人才培养:教出不落伍的学生徐立之:高等教育应为知识型社会培养全人型人才徐立之院士:科学上的贡献不能只看文章

    香港大学校长徐立之10月16日表示,在当今社会中,知识型经济主导着全球经济的发展,高等教育承担着培育各方面专业人才的任务,应更加关注全人教育,为学生树立正确的价值观。徐立之当天在香港举行的第三届中国发展论坛上做演讲时表示,在知识型社会中,人才成为社会的流动资产。高等教育能为社会提供各方面人才,影响社会的整体素质和经济情况,使社会实现可持续发展。徐立之认为,一个国家要维持竞争力,必须要掌握知识和技术,而具备先进知识和技术的专业人才是竞争力的根源。各国对于人才的需求和竞争,使得高校的人才培养工作非常重要,高等教育面临重大挑战。徐立之说,港大此前在香港一些公司开展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在雇主所重视的员工素质中,工作态度、情绪稳定、自学能力及自我提升、分析能力和人际关系技巧等几项排在前列。而知识的深度、专业知识、阅读能力、其他知识的具体应用等方面,雇主则考虑较少,这说明知识固然重要,但能力更为重要,而与前两者相比,雇主最为关心的是员工的价值观,拥有正确价值观的人才才是社会所需要的,因此学校应该对学生进行全人教育。徐立之表示:“港大将继续为国家培育有用的人才,希望港大毕业生能为内地和香港的发展作出贡献。”中国发展论坛由香港培华教育基金会于2007年创办,本届论坛为期1天,主题为“振兴中华”,一百余名中外知名学者、科学家及社会相关人士与会,分别从科学、人文和社会经济等角度,探讨中国迈向大国之路的机遇和挑战。更多阅读徐立之院士:科学上的贡献不能只看文章香港大学校长徐立之:离职后不会出任政府职位

    徐立之院士:科学上的贡献不能只看文章
    香港大学校长徐立之:科学家的DNA首先是创新
    徐立之:高等教育应为知识型社会培养全人型人才

    本文由环球彩票登陆发布于科技知识,转载请注明出处:Hong Kong高校校长徐立之:物艺术学家的DNA首先是

    关键词: 只看 院士 贡献 科学家 科学